<address id="hvf7f"></address>
              <sub id="hvf7f"></sub>

              <sub id="hvf7f"></sub><sub id="hvf7f"></sub>
                <sub id="hvf7f"></sub>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國軒高科“闖三關”:應收賬款大增 產能擴張“陣痛”

                  應收項目大增、行業競爭加劇、后備資金不寬裕正成為國軒高科發展道路上繞不開的三道難關。

                  國軒高科(002074.SZ)主營動力鋰電池產品的研發、生產與銷售業務,公司于2015年4月通過借殼東源電器完成上市。

                  受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推動,2012年起,國軒高科業績增勢迅猛。2012-2016年,公司營業收入年均增長71.27%,凈利潤年均增長68.43%。

                  2018年,國軒高科遭遇業績下滑,公司當年實現營業收入51.27億元,同比增長5.97%;實現凈利潤5.8億元,同比減少30.75%。其中,2018年四季度,公司凈利潤降至-7866萬元,出現虧損。

                  在回復深交所的問詢函公告中,國軒高科表示,由于公司2016年四季度銷售的部分商用車動力電池貨款至2018年年年末尚未收回,導致年末2-3年的應收賬款較三季度末增加4.78億元,相應計提壞賬準備增加1.43億元,公司因新增的資產減值損失導致業績下滑。

                  年報數據顯示,自2016年起,國軒高科的應收賬款及應收票據持續增加,公司應收項目占營業收入比重逐年上升,且遠超行業平均水平。受此影響,2017年和2018年,公司經營活動現金流凈額分別降至-9968萬元和-15.59億元。

                  同時,由于受行業產能擴張因素影響,近年來,國軒高科毛利率持續下降,存貨占比攀升。

                  進入2019年,鋰電池行業新一輪產能競賽蓄勢待發。面對紛紛拋出百億級投資計劃的競爭對手,如何回籠資金提高周轉或許正成為決定國軒高科未來發展的關鍵問題。

                  應收賬款大增

                  截至2018年年末,國軒高科應收賬款及應收票據賬面價值合計金額約為63.31億元,同比增長43.98%,公司應收項目(應收票據和應收賬款)合計約占同期資產總額的30.75%。

                  從收入占比來看,2018年,國軒高科應收項目增幅明顯。根據年報數據,2016年和2017年,國軒高科應收項目占營業收入比重分別約為57.08%和90.89%,2018年約為123.49%,較上年增加32.6個百分點。

                  在回復深交所的問詢函公告中,國軒高科表示,2016年以來,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調整延長了對新能源整車廠商的補貼發放周期,受整車廠商付款延遲影響,公司應收賬款大幅增加;2018年,寧德時代(300750.SZ)、億緯鋰能(300014.SZ)和鵬輝能源(300438.SZ)三家上市公司的應收賬款分別同比增長-10.03%、41.33%和33.1%,與同行業對比,公司應收賬款余額增長與行業變動趨勢基本一致。

                  就應收項目的增速而言,國軒高科與同行業公司基本相近,但從應收項目占比來看,國軒高科與同行業還是存在明顯差異。

                  2016-2018年,寧德時代的應收項目賬面價值占同期營業收入的比重分別約為53%、61.89%和53.92%,億緯鋰能應收項目占比分別為39.71%、51.07%和48.14%,鵬輝能源分別約為55.41%、64.42%和61.95%。

                  對比之下,2017-2018年,國軒高科的應收項目占比出現了大幅增長,尤其是2018年,同行業公司應收項目占比實際上是出現了不同幅度的下降。

                  2018年,寧德時代、億緯鋰能和鵬輝能源的營業收入分別同比增長48.08%、45.9%和22.41%,與公司同期應收項目的整體增速基本匹配。

                  2018年,國軒高科的營業收入增速為5.97%,但應收項目的增幅為43.98%,遠高于同期的營收增速。

                  從賒銷占比的角度來看,國軒高科對于客戶的信用政策是相對寬松的。

                  在歷年年報以及回復深交所的問詢公告中,國軒高科都沒有披露應收賬款欠款人的相關信息,公司近期唯一可查的應收客戶信息來自配股說明書。

                  2017年11月發布的配股說明書顯示,2017年6月末,國軒高科應收賬款余額前五名客戶分別為南京金龍、安凱客車(000868.SZ)、合肥正瑞儲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正瑞儲能”)、江淮汽車(600418.SH)以及北汽新能源,期末余額分別約為4.72億元、3.33億元和2.6億元、1.82億元和1.81億元。

                  2017年上半年,國軒高科的前五大客戶分別為江淮汽車、中通客車(000957.SZ)、北汽新能源、正瑞儲能以及Energport.Inc,國軒高科對上述五家公司的銷售收入分別為6.46億元、3.18億元、2.39億元、2.22億元和1.25億元。

                  拋開賬齡不說,2017年上半年末,國軒高科對第一大客戶江淮汽車的應收賬款金額約占公司當期銷售金額的28.17%;同期,位列應收賬款前兩名的南京金龍和安凱客車均未出現在國軒高科的前五大客戶名單中。

                  “大”客戶欠款少,“小”客戶欠款多,國軒高科的客戶資質值得關注。

                  數據顯示,2017年1-6月,國軒高科向正瑞儲能銷售產品2.22億元,但期末公司對正瑞儲能的應收賬款賬面余額約為2.6億元。

                  扣除增值稅影響因素后,2017年1-6月,國軒高科對正瑞儲能的應收賬款金額恰為2.22億元,與銷售收入幾乎完全一致。

                  根據工商資料,正瑞儲能成立于2017年5月,公司法定代表人名為李孝建。公開信息顯示,李孝建曾供職于安徽湯池影視文化產業有限公司(下稱“湯池影視”)。

                  湯池影視的實際控制人為李縝,其通過國軒集團直接及間接合計持有湯池影視66.8%的股權,而李縝恰為上市公司國軒高科的實際控制人。

                  在成立一個月內,正瑞儲能向國軒高科拋出了2.2億元的采購定單,并全部以應收賬款方式掛賬結算,國軒高科的信用政策寬松程度可見一斑。

                  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是,根據年報數據,2017年,國軒高科對正瑞儲能最終確認的銷售收入為1.29億元,較上半年銷售收入減少了9300萬元。

                  正常情況下,公司的銷售收入不會為負,國軒高科對正瑞儲能銷售金額減少的原因令人不解。

                  由此引發的疑惑在于,國軒高科現有的應收賬款中是否還有類似情形?

                  根據年報,截至2018年年末,國軒高科應收賬款的期末賬面余額約為55.47億元,其中公司對前五名應收客戶的應收款賬面余額為22.54億元,非前五名應收客戶的應收賬款余額約為32.93億元。

                  同期,公司對前五大客戶的銷售收入為28.99億元,對非前五大客戶的銷售收入為22.28億元。

                  在扣除增值稅因素影響后,2018年,國軒高科對非前五名應收客戶的應收賬款金額占非前五大客戶銷售收入的比重約為126.33%。同期,公司對前五名應收客戶的應收賬款金額約占對前五大客戶銷售收入的66.45%。

                  上述差異意味著,在假定公司前五名應收客戶均為同期前五大客戶的前提下,國軒高科對非前五大客戶的應收政策明顯更為寬松;如果公司對前五大應收客戶的應收款并非全部源自前五大客戶,則證明有更多的欠款是來自“小”客戶。這些收入占比偏低、欠款比重偏高的小公司最終能否足額償還欠款,應得到重視。

                  而從近年來的應收款賬齡變化趨勢看,國軒高科的回款情況并不樂觀。

                  數據顯示,2015年,國軒高科資產減值損失中的壞賬損失為5614萬元,約占同期營業收入的2.04%;2018年,國軒高科資產減值損失中的壞賬損失為2.24億元,較上一年同比增長41.78%,占同期營業收入的4.37%。同時,與2017年相比,2018年公司1-2年、2-3年的應收賬款余額分別增加了4.47億元和4.39億元,同比增長57.75%和404.6%。

                  此外,國軒高科應收票據的變化同樣不容忽視。

                  2016年起,國軒高科的應收票據金額開始大幅增長。根據年報,2016年,國軒高科應收票據賬面價值約為3.05億元;2017年,公司應收票據賬面價值約為8.46億元,同比增長177.38%。

                  2018年年末,國軒高科應收票據賬面價值增至13.3億元,同比增長57.21%。其中,公司銀行承兌匯票由8.41億元下降至5.83億元,同比下滑30.68%;商業承兌匯票由493萬元大幅增至7.48億元,同比增長150倍!

                  與銀行承兌匯票相比,商業承兌匯票的安全程度顯然略遜一籌。

                  產能擴張“陣痛”

                  受應收項目大幅增長的影響,近年來,國軒高科的經營性現金流狀況不佳。數據顯示,2018年,國軒高科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15.59億元,公司的造血功能下滑。

                  盡管如此,國軒高科的擴張腳步并未停歇。

                  根據現金流量表,2015-2018年,國軒高科購建固定資產、無形資產和其他長期資產支付的現金分別為5.58億元、13.07億元、13.57億元和19.26億元,合計51.48億元。

                  截至2018年年末,國軒高科固定資產賬面價值約為47.04億元,較2015年增長了285.57%。同期,公司在建工程賬面價值約為4.59億元,其他非流動資產中的預付設備款及預付項目款分別為5.4億元和1.21億元。

                  數據顯示,2014年,國軒高科共有鋰電池(組)產能1.4億安時,公司當年銷售1.31億安時,產能利用率約為93.57%。

                  而根據媒體報道,截至2018年年末,國軒高科的鋰電池產能有望達到16GWh。

                  2019年6月,國軒高科發布可轉債發行預案(修訂稿),公司計劃募集資金不超過18.5億元,分別用于15GWh國軒南京項目以及2GWh廬江國軒項目。上述項目完成后,公司將新增17GWh鋰電池產能。

                  同時,按照公司遠景規劃,到2020年年底,國軒高科預計產能將達30GWh;到2022年,公司預計產能將達到50GWh。

                  2013年,國內新能源汽車銷量突破一萬輛關口,新能源汽車發展駛入快車道。

                  作為新能源汽車的核心零部件,鋰電池產業不可避免成為企業搶灘競賽的“主戰場”。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國軒高科

                研究報告、榜單收錄、高管收錄、品牌收錄、企業通稿、行業會務




                日本成本人片无码免费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