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hvf7f"></address>
              <sub id="hvf7f"></sub>

              <sub id="hvf7f"></sub><sub id="hvf7f"></sub>
                <sub id="hvf7f"></sub>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零售業頻道 >> 正文
                誰在制造網紅水果?

                  “哇,好甜啊,水分很多;口感跟車厘子差不多,但果香味更重,而且更新鮮;再來一顆……”

                  視頻里,自稱“非專業美食測評師”的吾大強一口氣吃掉了6顆大連美早櫻桃后,發出了感嘆:“啥時候我能實現櫻桃自由?”

                  打開吾大強在抖音的主頁,火腿甜瓜、奶油蟠桃、牛奶鳳梨、手剝西瓜、水晶金西梅……各種新奇水果的測評,為吾大強收獲了大批觀看量和點贊。

                  如今,水果早已成為了人們飲食中的重要組成部分,據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中國食物與營養發展綱要(2014-2020年)》預測,2020年我國水果人均消費量將達到60kg。

                  不僅如此,隨著供應鏈、物流能力的日益成熟,具有地域特色的小眾水果、各類新培育的水果品種,不斷出現在消費者的視野中。

                  這些水果新品種都是從哪來的?又是如何出現在消費者面前的?帶著這些問題,新零售商業評論采訪了整條水果供應鏈上的多個參與方,想以此揭開隱藏在水果背后的故事。

                  01

                  從0到1 

                  1984年,新疆某試驗田,被譽為“甜瓜院士”的吳明珠培育出“8424”西瓜。從此,清甜爽口的8424西瓜叱咤江湖30年,至今未出現能出其右的西瓜新品種。

                  顯然,如今消費者吃到的各種新品種水果,幾乎都來自不同育種家的試驗田。

                  從新品種研發的角度,培育什么樣的水果新品種,最先考量的即是商業價值。

                  “當培育出一個新品種,如果在市場上受到歡迎,就有了銷量的保障,產生經濟效益,這樣也就能繼續進行育種工作,形成良性循環。”上海交通大學農業與生物學院張才喜教授告訴新零售商業評論。

                  張才喜是國內櫻桃行業的“大拿”,不但從國外引進了多個車厘子品種,而且在車厘子的新品種培育及栽培技術等方面均取得了豐富的成果。

                  車厘子是英語Cherries的音譯,本質上就是甜櫻桃。但“橘生淮南則為橘,生于淮北則為枳”,車厘子和櫻桃也是如此,因為隔著太平洋,隨著時間推移,它們各自演化成了同屬、不同種的“兄弟”。

                  之所以選擇車厘子行業,張才喜坦言:“車厘子是種植利潤最高的水果之一,我們國家車厘子的商業化還不到30年時間,在我剛入行時,無論是栽培技術還是車厘子品種本身,都是處于初始階段。”

                  車厘子有著“春果第一枝”的美稱。通常,在每年5月份之前,消費者能吃到的新鮮水果,除了枇杷和草莓外,就只有車厘子了。

                  據張才喜介紹,目前南半球國家壟斷了我國春節前后的車厘子市場,通過選育,本土部分車厘子品種已經能在春節期間上市,商業潛力非常大。

                  根據中國海關總署的最新數據,2020年中國進口櫻桃(車厘子)21.04萬噸,較2012年增長405%。進口總額首次超過100億元人民幣,達到了113.58億元。

                  然而,進口櫻桃再受歡迎,也依然受限于長途運輸。據新零售商業評論了解,海運最快要3周。

                  為了確保車厘子的新鮮度,往往會在最佳風味期之前就采摘下來,然后運到中國,輾轉各個流通環節后,中國消費者最終吃到的已經是風味不足的車厘子,或者干脆就是不新鮮的了。

                  今年5月,張才喜發了一條朋友圈:“今天起,原‘櫻桃三月花開’正式更名為‘櫻桃二月花開’,經過團隊多年努力,終于實現了車厘子2月盛花,5月初可成熟采摘。”

                  這意味著,在不久的將來,中國消費者就能吃到新鮮采摘的車厘子,甚至經過溫室栽培后,嘗鮮的時間能夠提前到春節。

                  消費者看到的是碩果累累,而對于張才喜這樣的科研人員,卻往往意味著要投入巨大的時間與精力,有的甚至是一代人的努力。

                  “過去,基本上是一代人選配親本、雜交育種,等有結果了也差不多要退休了;要是沒出結果,就由助手接力,繼續干。”張才喜感慨,得益于生物技術的發展,如今培育新品種的速度要比從前快得多了。

                  雖然借助于基因工程可以直接對植物的基因進行編輯,來控制不同性狀的表達,但實際上由于不同基因之間的存在相互關聯的情況,在整個育種過程中仍然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去試驗和篩選。

                  與供應鏈后端水果商業化的各個環節相比,農業研究是需要不斷投入資金、人才和時間的長期工程,模式非常重。

                  張才喜對新零售商業評論坦言:“我們做育種是一個從無到有的過程,只要能把0變成1,我們的任務就完成了;后面從1到N的過程需要更專業的人來做,這不是我們的強項。”

                  02

                  從1到N 

                  張才喜口中“更專業的人”,其實指的是水果種植基地或農業公司。在整個水果供應鏈中,他們負責對接前端的育種環節,通過不同合作模式,將果苗推廣給果農種植,并且也承擔了一部分新水果的推廣工作。

                  通常,種植基地與科研育種單位的合作方式有兩種:一是買斷制,種植基地支付一筆轉讓費,取得水果新品種的專利;另一種是由雙方合作推廣,種植基地每賣出一株樹苗,就按比例支付給育種單位提成。

                  海寧寧藍果業科技有限公司與張才喜簽署了新品種研發的合作協議,公司負責人季鳴告訴新零售商業評論:“因為移植果樹不一定能保證存活,所以我們采取了保險形式,一部分母本在張教授那邊,另一部分母本在我們這邊,兩邊同時培育以確保存活率。”

                  培育出新品種后,還要進行國內新品種審定和登錄,從而取得了相應的知識產權保護。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水果

                研究報告、榜單收錄、高管收錄、品牌收錄、企業通稿、行業會務





                日本成本人片无码免费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